新沂骆马湖比赛 马海军车队配合失误 张涛第一视角战术分析

骑行圈融媒体 作者:小编爱骑车   

(骑行圈融媒体记者:周威报道)当裁判摩托车在耳边报时:“1分30秒”,我感觉这次突围一定会成功,因为我们几个配合的还算默契,而且彼此的体力还算充沛,坚持到终点丝毫不成问题。但后来骑着骑着就乱了,进攻盯防,最后黄京一个人单飞到终点赢得他所应得的光荣,而我们最后被大集团吞没,在一片混乱中结束战斗。

20180422101117

这次参赛,我们车队(青海马海军自行车队)人员配置相对薄弱,总共4个人:张文龙,于世杰,王国伟和我。相比森地客鑫元鸿、诺飞客UCC、凯路仕烈风来说有些捉襟见肘。但庆幸的是两次成型的突围都有我们的人,第一次突围大概在出城后的20多公里处,突出去的人比较多,许多时候人多反而不是好事,有一些浑水摸鱼的吊在后面不领骑,能力强的又不愿白白浪费体力,最后你看我我看你就回来了。我们大概是在40多公里时追上前面的突围集团,当快要追上时,我积极来到队伍前面,等待下一场进攻。

20180422101142

结果不出所料,经过一轮新进攻,前面形成一个4人的突围集团。分别有诺飞客UCC车队的樊超、RT速盟车队的黄京、凯路仕烈风的刘祝庆以及森地客鑫元鸿的周克强(小强)。为了防止这几支车队接下来控制集团速度导致我们被动,于是我也从集团中跳了上去,经过一段漫长的煎熬,终于追上前面的4个人。

因为我们这次比赛是想保个团体,我冲刺差,但如果突围成功,最不济混个第5,接下来大龙和于哥就可以自由发挥了。于是上去了我没多做歇息便积极参与领骑中,小强可能是受车队战术的影响,从一开始就不参与领骑,于是5个人的集团实际只有4人领骑。虽然小强不领骑,但我们4个配合默契,渐渐的从10几秒,到30几秒,再到后来的1分30秒。与大集团的时间越拉越大,我们距离终点也越来越近。今天状态真不错,只要轮到我领骑,都扎扎实实的领,我也心想好不容易突围成功,咱可不能给马哥丢脸,让人说三道四。

20180422101130

后来,领着领着凯路仕烈风的刘祝庆就去了小强后面不再上来,5人集团就只剩樊超、黄京和我领了,在这个集团里最后比冲刺肯定是樊超和刘祝庆有优势。刘祝庆不领骑,樊超就有些不愿意,说心里话我们也不愿意。于是樊超就发动了一次进攻,试图筛选集团。结果集团没筛选,刘祝庆紧盯樊超,小强紧盯这两人,就在这时黄京抓住时机从马路另一侧走掉。

当时我们根本没有当回事,还在相互观望,直到黄京已经拉开100多米时。我听从小强的建议,也打算趁机走掉,追了几百米后和黄京的距离始终无法缩近,回头一看樊超带着刘祝庆和小强也在拼命追我。这时,我想了一下不如等上他们仨一起去追,于是慢了下来,但等到樊超他们追上来时,双方消耗过大,歇息了一下。等再次想到追击时,发现除了樊超和我想追,刘祝庆和小强只跟,友谊的小船又翻了。

不久后,从后面突围上来俩人,我们都满怀欣喜的等待,结果上来的是康师傅高仕特车队的高良和格洛丽亚车队的张璟。当时我明显看到樊超失望的表情,他是多么希望能有个队友突围上来。

接下来我们组成了一支6人集团,人数是比之前多了,但更没人愿意出力了。除了一些毫无意义的进攻可以为这个集团加加速之外(也消耗彼此的体力),大家的表现已经说明了:第一是追不上,被主集团追上也是迟早的事,因为这时距离终点还有10来公里,大家都在回头遥望大集团的身影。

20180422101121

不久后终于等到大集团上来,大龙在集团里喊我,让我跟住他们。跟是能跟住,但真是满怀失望,就这么回到大集团了,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化为乌有了。最后的终点冲刺,我右侧大腿已经抽筋了,过线后感觉都下不了车了。真是残酷啊!要么你是第一,享受万千荣誉;要么你籍籍无名,从别人的身后走过。

最后,恩哥说我这次表现很精彩,这或许是一种暖心的安慰。我又一次辜负了队友的重托,我和大龙打趣说:上次绵阳比赛差点成了,最后还是回来了,这次又来上演了。但结局已经成为事实了,能改变未来的大概还是那句听的耳朵都起茧的话:好好总结经验,完善自己,期待下次。

免责声明:未注明骑行圈融媒体版权的文章,为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企业或作者个人观点,与骑行圈融媒体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审核,对文章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