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战忽局”白兔有话说第六期:风云变幻川藏线

骑行圈融媒体 作者:小编爱骑车   

第七届(2020)八天川藏极限挑战赛“川藏战忽局”白兔有话说:

今天的比赛可是风云变幻,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李富林、程峰、刘尧尧退赛,因业拉山至安久拉山段交通管制,未过 安久拉山的选手在今天的赛程做中立处理,下面就每个车手的情况来逐一分析。

1. 刘尧尧

尧尧的退赛实在是惋惜,他昨天一度在追击中拉近了和老代的差距,无奈安久拉山的风雪给他当头一棒,风雪太过残酷,他付出了巨大的体力才抵达通麦。人非机器,会困会累会生病会沮丧,他今天勉强支撑着从通麦出来却再也没有精力前进,最终做出退赛决定。我和尧尧曾在数次预选赛中同场竞技,他非常有实力,是一个非常可爱健谈的男生,对比赛有独到的见解,本可以获得非常棒的成绩。我想他若非身体状况实在无法坚持,也不会选择退赛,期待他来日再战。

看这疲惫的状态,连扶好车子的力量都没有了。前年我也是在通麦到排龙段见着明洞就靠边上打盹,在汽车轰鸣中也能睡过去,这种有心无力的滋味非常不好受。

2. 邹建生

老爷子今天从容许出发,冒雪翻越东达山,目前已经抵达左贡县入住。接下来的赛程中立,所以老爷子可以在左贡好好休整,等待明日继续战斗。接下来他或许可以后发先至,对前面几位在邦达休整的对手实施反超?也许有得看呢,祝老爷子好运。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3. 廖家和

老廖今天从田妥走到邦达入住,因为赛程中立,所以他今天可以好好在邦达休息了。据老廖讲,他是在退赛和继续之间不停反复,这是一种痛苦的抉择和煎熬,疲惫不堪去面对极端恶劣的天气,此时的暖屋软床就成了一个巨大的诱惑。希望他没有什么不适,今天充分休整以后明天又是一条好汉,加油。

老廖面对饭食难以下咽时便显得有些悲壮

4. 程峰

博雅同学今天早上在左贡选择了退赛,昨天刚说他是护花使者,今天他就退赛了,不知道他是怎么狠下心让妹子一个人独自面对残酷的一切的。据他发圈所说,身体并没有太多不适,单纯就是不想骑了。想想即将面对的残酷风雪和漫长路程,选择放弃也无可厚非。

到底还是吃喝玩乐美女环伺更舒坦嘛,对吧?

5. 张敬忠

忠哥今天应该是和老廖一道从田妥出发到邦达的,他同样因为赛程中立,得以在邦达休息,搞不好俩人还能住一个屋里唠嗑。忠哥昨天骑得很快,今天再经过充分休息或许可以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再接再厉有上佳表现,我们静候佳音。

趁着有足够时间检修车辆以备再战,这正是老将的沉稳之处。

6. 李富林

小李今天早上因生病退赛上了补给车,车上工作人员对他进行初步医疗检查,量体温测血氧等。下午前方发回报道,工作人员陪他去左贡医院检查了腿伤,目前并无大碍。小李是赛前我相对比较看好的车手之一,然而川藏线上的不确定因素太多太多,任何一个错误都可能断送整个赛程,希望他好好休整,将来再战。

坐车上就可以盖暖和被窝还有人递葡萄糖,这和外面的风雪实在是反差太大,对车手确实是一个诱惑。

7. 李庆涛

老李如我所料昨夜很晚很晚的时候才翻过了东达山,凌晨时分在东达山脚下入住休息。老将敢打敢拼的精神和勇气比年轻人也不遑多让。今天比赛中立,老李选择在邦达休息调整,调调车子,吃吃饭食,养精蓄锐,等待接下来的战斗。

放上一张老李夜翻东达山的照片,巍峨雄壮,气宇轩昂。

8. 陈振伟

妖妖大哥今天早上毅然决然从左贡往邦达进发了,面对那个背叛她去坐车的博雅,她是如此的坚强、勇敢、以及高大。据前方报道,妖妖大哥今天似乎有些肠胃不适,短短一段路程找了两次卫生间。在高原环境腹泻是常见疾病,腹泻会导致人脱水、缺乏能量,整个人疲惫不堪,尤其是路上要不停地去找卫生间,这对人意志的消磨和精力的摧残是很严重的,作为一名在川藏线上的资深腹泻专家,笔者对腹泻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冒着雨,你要找厕所;刮着风,你要找厕所;夜骑,你还是要找厕所;登上5000米的米拉山顶,第一件事就是找厕所。希望妖妖大哥有带相关的药物,赶紧吃上调整调整,千万不要让这个悲剧发生。

女孩子在路上要方便一下是一件颇为麻烦的事,希望妖妖大哥不是腹泻,阿门。

9. 郑会伟

伟德在安久拉山途中接到了组委会下达的比赛中立命令 ,他认为目前安久拉山的风雪他完全 Hold 的住,所以他向组委会提出不暂停继续走的决定,组委会同意了。话说今年川藏线的恶劣天气起码得是 10 年一遇了,组委会说这是七届比赛以来天气最残酷的一次。笔者前年半夜过安久拉山的时候是在半夜,拉着几位工作人员盘腿席地坐在垭口看月亮,非常地浪漫、美好,不曾想今年的安久拉山竟成了参赛选手们最大的拦路虎之一。我们的伟德老司机当然是见过大场面的,所以他迎着风雪就上去了,我们祝他好运吧。

看看,去吉达的路上还有心情偷路边的榆钱吃,也不怕被人打。心情不错,只是这个形象有点惨。

10. 孙晖

因为雪大路滑交通管制,大灰灰今天悠哉悠哉从然乌溜达到了波密,这应该是他骑川藏线最休闲的一次了吧,据前方报道大灰灰去波密对之前摔车的腿伤做了检查,结果是软组织挫伤。这个伤相对来说没有什么大碍,但有点疼是免不了的了。看他接下来如何决断了,是忍痛前行,还是退赛休整?不管如何,我们都尊重他的选择。

完美展现大灰灰形象的一张片子,男神风采迷倒万千少女妥妥的。

11. 代仁义

终于说到了本届比赛万众瞩目一红到底的老代。老代截至撰稿已经登上了米拉山垭口,剩余150公里,以他目前接近极限的状态0点前搞定有较大难度。至于能否破6得看他自己如何操作了,当然天时地利也是必须的。我作为他的好基友自然是希望他完成破6这个伟大壮举的,但是从心底又不愿意他太压榨自己,因为这可能会导致意外的发生,事实上他在从工布江达往松多挺进的途中已经非常疲惫了。接下来如何决断,我的看法是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往前赶,能破则破不能破也别强求,真心地祝愿他鸿运当头。

疲态尽显,这个状态委实心疼。美丽姑娘拉萨在等他,祝他好运。

今天白兔我想多唠叨几句,对于参赛的选手来说奔着八天川藏这样的极限挑战而来,是因为热爱这项运动,热爱这片雪域高原,热爱拉萨这位美丽的姑娘。在笔者首次参赛的2018年,一路被发烧、腹泻所摧残,几度想要放弃比赛。然而当我登上安久拉山垭口,看到那一弯新月恰好从云里露出的时候,热泪盈眶。当你踩着心爱的自行车驰骋在帕隆藏布大峡谷里,目之所及,远方是飞流直下的高山挂瀑和洁白的冰川雪山,近处是葱葱郁郁的翠绿松林,感受着发间的风和包裹着皮肤的空气。而此刻你能够享受到的这一切,那是大自然的馈赠,也是当年开辟川藏线的先烈们之血汗造就的,与之相比路上所受的苦楚真的不算什么。我非常非常庆幸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幸福安全的时代,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感知这片土地的美。

骑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习惯、一种信仰、一种瘾。沉醉于在路上的感觉,享受自由、飘逸、灵动、惬意,有未知、有期待、有惊喜、更有平淡,可以获得,可以遗忘……

撰稿:C022 李贤

编辑:V073 大猩猩

审核:V073 大猩猩

免责声明:未注明骑行圈融媒体版权的文章,为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企业或作者个人观点,与骑行圈融媒体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审核,对文章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