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闯天路318川藏自行车极限赛 第六比赛日

骑行圈融媒体 作者:小编爱骑车   

怒江72拐,也称川藏99道弯。险峻和壮美,让这段路极具挑战,充满惊险,也让车手又爱又恨。

骑行在72道拐上,我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七十二道拐的壮丽,更能感受到修筑这条路的先辈们的大无畏精神。

第六比赛日STAGE6

第六比赛日从左贡出发,最后将抵达八宿,选手们规定要在12个小时内完成200公里的赛段,途中在登顶海拔4649米的业拉山后,等待着闯爷闯妹们的便是最让人期待的72拐。

相比于昨天东达山对大家的疯狂肆虐与摧残,经过了五天的磨练,赛前大家普遍认为今日的赛段会很轻松。

有阳光的起点,又一次的让我们被现实打脸,看看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你就会知道,被普遍认为“容易”的赛段是多么的“艰险”。

阳光照耀下的低温

出发40公里处,张诺全身发抖,口喘粗气,不断的念叨着“好冷好冷好冷”。眼看这种危及到选手安全的紧急情况,工作人员赶忙给他披上衣服,并递上暖宝宝让他恢复一下体温。

但是都被张诺拒绝了,因为按照赛事组委会的规则,接受第三方援助将会受到比赛罚时。相信正是考虑到这一个因素,内心依旧对自己的比赛成绩有期盼的他想靠着阳光的照耀自己恢复体能。然而尽管阳光灿烂下,当时的气温却只有-1℃,听到这个数字,所有人都震惊了。

“今天我真的失策了,没想到在阳光那么猛烈的情况下温度竟然那么低,看天气本以为今天会很热,我就少穿了一件外套,然而正是因为这一件外套,让我出了这个状况,哎,失策了真的失策了…..”诺哥的身体一直在发抖,嘴巴还一边念叨着这些话。

凭借着丰富的骑行经历,张诺意识到自己的过度寒冷单靠自己是难以恢复的,他决定接受援助。他一步一步的走近媒体车,但仍然坚持推着自己的爱车前行。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他回想起当年在参加蒙古自行车赛时因为失温而差点失去生命的经历,感谢这一经历,让他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停下来。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诺哥慢慢的恢复了体温,身体状况已无大碍。潇洒的他踏上脚踏板继续朝着邦达骑行,原本排在前九名的他此时已经处在了倒数第三的位置,但经过自我状态的调整和奋力的追赶,诺哥追到了第十三名。我们必须为TC001号张诺鼓掌。

总是背着一袋水果,总是装满正能量

TC051号选手伍勇先被媒体戏称为水果王子,每一天都背着一大包水果,而且总是微笑面对一切困难。从第一比赛日到现在,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伍勇先出现各种状况。从爆胎到撞车,从断链条到高反虚脱,似乎能遇到的坏事都被他遇到了,不过每次他都以最快的速度自我修复,又微笑着开启下一段骑行。

我们不得不佩服他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从始至终没有听过他的一句抱怨与不满,我们能听到说的最多的三个字就是:没关系!

今天亦是如此,停车、拆卸、修补、装车,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他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唯一的一句话,便是在他再次出发前给自己的鼓励:“没关系,我能追上的!

到了第一补给点,他又买了一袋子水果请所有人补充维生素。

破风,在川藏318

经过了连续五天艰苦卓绝的赛程,选手们都渐渐地感到了疲惫,因此,团队作战并互相破风必定是一个节省体能的好办法,但同时也存在着隐患。

当时有一个小集团以团队的阵型朝着邦达进发,然而车辆之间距离太短,或是车手们因为经验不足而导致的疏忽,因为其中一位选手的紧急刹车而导致前后车辆出现碰撞,并出现了连环摔车的状况。

其中,来自VAUDE-牦牛队的车手TC083李永儒受伤最严重,腿部出现了大面积的擦伤。

小鲜肉于金良也成为了连环撞的受害者,虽然人没有大碍,但是自己爱车的后轮因为激烈的碰撞而损坏了。

于金良的车被车手们誉为本届骑闯天路的豪车,车架和配件都价值不菲。比车子摔坏更让于金良心痛的是如何能够继续骑下去,当天他接受了组委会后援车的协助,罚时一小时但仍在关门时间内到达终点。

当晚,退赛车手尚思恺得知这个消息后,把自己的UCC骑闯天路定制版爱车借给了于金良,助力他继续后面的赛程。

无兄弟 不骑闯

关于四个车手的奇妙缘分

在所有车手都朝着终点奋力前行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三位闯爷停在了路边,一齐朝着身后望去。他们分别是UCC车队的张含,KAILAS-朗途队的刘飞和来自VAUDE-牦牛队的赵波。原来,他们在一同等待迟迟未跟上他们的来自UCC车队的沈洁扬。至于他们三人纷纷停下等待小扬的原因,则要追溯到昨天的比赛。

在骑行第五赛段的途中,并没有事先的安排。张含、沈洁扬、刘飞和赵波四人刚好就在出发十几公里的爬坡偶遇然后约定要一起骑到拉萨。四人在一同爬行东达山的过程中,刘飞因为一直未能适应高海拔,第一个出现了高反,身体不适迫使他多次想要停下并放弃比赛。

但身旁的几位兄弟不同意,他们都不想让刘飞放弃比赛,随后竟自觉的轮流推着刘飞往海拔高达5008米的东达山一步一步的进发,哪怕在参加骑闯天路前他们四人并不相熟,但或许是因为他们对于自行车有着同样的热爱,让他们产生了兄弟间无声的默契。

张含,沈洁扬和赵波三人就这样轮流推着刘飞往上骑,一直鼓励着想要放弃比赛的他,并一步一步地从山底几乎推到山顶,直到距离关门补给点三公里时,四人早已感觉筋疲力尽。

此时距离第二补给点关门的时间仅差最后十分钟,张含、沈洁扬和赵波已经顺利地到达了补给点,但刘飞在距离补给点50米时因为体力已经透支而再次停下了车。见状,沈洁扬立即往刘飞的方向骑去并鼓励他坚持骑到补给点,最终,兄弟四人都成功在关门时间内签到打卡。

到达山顶后,疲惫的四人瞬间瘫倒在地下,兄弟般的互助让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痛哭,泣不成声。从此,四人之间有了一个更铁的约定:往后的每一个赛段,四人都要骑在一起,并一起骑到拉萨。这就是他们今天要一直等待沈洁扬的原因。

我想骑闯到拉萨,请别让我离开

相比于在比赛中夺得好成绩,一路过来收获的感情和经历,或许才是最重要和最珍贵的。正如UCC的张含所说:“我TM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天,好兄弟,今天我经历了人生中永生难忘的一天,后面的五天,我是不会把你们丢下了。”

怒江72拐,怒降99道弯

骑闯天路组委会设定了下坡限速的强硬规则,超速即罚时,绝不姑息!这为所有选手增加了安全警示,大家都严格遵守了下坡限速的规则,安全完赛72拐赛段。

饥寒,断链,摔车,高反……在征服天路72拐前,要说选手们必将经历72道苦难,相信一点也不为过,天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这一份苦难一点也不好受,但这一份情谊让他们始终坚持,这就是骑闯精神。

VAUDE【骑闯天路】,我的川藏318

免责声明:未注明骑行圈融媒体版权的文章,为本站转载文章,仅代表企业或作者个人观点,与骑行圈融媒体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审核,对文章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